是17世纪厄鲁特蒙古准噶尔部首领

这是两个男人的战争!

这是两个举世无双男人的战争!

一个是大清康熙帝,一个是一代枭雄噶尔丹!

噶尔丹,绰罗斯氏,是17世纪厄鲁特蒙古准噶尔部首领,也先的后裔,巴图尔珲台吉第六子。早年被五世达赖喇嘛认定为三世尹咱呼图克图的转世,入西藏学佛。1670年,其兄僧格珲台吉在准噶尔贵族内讧中被杀。噶尔丹得到达赖允许而还俗,自西藏返回,击败政敌,成为准噶尔部珲台吉。

噶尔丹夺得准噶尔统治权后,便积极向外扩张。1676年,噶尔丹俘获其叔父楚琥尔乌巴什,并击败和硕特部首领鄂齐尔图汗。1678年,达赖喇嘛赠以博硕克图汗称号。他征服哈萨克、灭叶尔羌汗国,称雄西域。1688年,进攻喀尔喀蒙古土谢图汗部,继而进军内蒙古乌兰布通,威逼北京。康熙帝遂发动三征噶尔丹之役。

克什克腾的九月,晨曦中有些许的微凉。公主湖边的白桦树,有些叶已经泛黄。等待日出,无疑是需要些耐心的。为了拍摄好的画面,摄影师们会早早起来,静静期待一轮喷薄的红日。所有人都倍感期待与兴奋。而我却因为身体不适,在车上迷糊着了。

待我在迷蒙中突然惊醒,公主湖已经照耀在一轮绝美的日光中,美艳不可方物。白桦树的倒影在湖水中随着波光微澜。清澈的湖水映照湛蓝的天空,美到窒息。

此湖名曰公主湖,名字美,自然会有个美丽的传说。

相传当年康熙大帝为了安抚准噶尔部,将自己最心爱的女儿蓝齐儿公主嫁与准噶尔部大汗噶尔丹联姻。自小在父皇母后身边长大的蓝齐儿公主一千一万个不愿意。无奈古代的女子,都是王朝的一枚棋子,她们根本没有自己的人生。当蓝齐儿公主的随嫁队伍走到位于克什克腾旗塞罕坝以北红山军马场西二十多公里处时,悲从中来,泪流成湖,当地人遂把此湖取名为公主湖。

我相信看过《康熙大帝》的观众朋友们都会对此桥段有深刻的印象。传说毕竟是传说,美景有美丽的传说,总是非常惬意浪漫的事情。

影视的创作终归是经过艺术化处理,我们知道历史上康熙帝并没有这样一位公主。然而噶尔丹却是一位与康熙大帝纠缠良久的悲情人物。

噶尔丹生于顺治九年,青年时既赴西藏投奔达赖喇嘛,并且颇得器重。然而他并没有潜心修佛,而是不甚爱梵书,唯爱短枪摩弄。他人在西藏,可是并没有远离政治中心,他不时返回准噶尔部参与其兄僧格的政治,外交等活动,并且主张与沙俄交好。

僧格在部落内讧中被杀,噶尔丹日夜兼程返回准噶尔,力挽狂澜夺回政权,击退政敌,一举成为准噶尔部政坛风云人物。俄国趁机扶持噶尔丹,噶尔丹顺利承袭为准噶尔部大汗。

其实纵观噶尔丹的一生,不难发现,他一直有个英雄情结,就是要象他的祖先成吉思汗那样统一蒙古,建立不受他人左右的政权,做个蒙古人的英雄。他毕生为之不懈奋斗的,也正是基于此。

噶尔丹为他的千秋大业制定了周密计划,那就是近攻计、西进计划、还有东进计划。外交上奉行与沙俄交好的外交政策。

噶尔丹在执行他的计划,并且近攻计与西进计划得到了巨大的成功。信心满满的噶尔丹下步就是实施东进计划了。

然而东进计划的必然结果就是与强大的清王朝不可避免的发生正面冲突。

其实当噶尔丹成为准噶尔部大汗时,清政府正在忙于讨伐三藩

无暇顾及他,只求他表面臣服,不闹事就行。

然而是虎怎能卧着。准噶尔部与大清之间的贸易往来不断,大批的商队蜂拥而至,随着商队的增加,社会治安增加了很多不稳定因素。没办法清政府出台限制商队人数的政策,这引起了双方关系恶化,从而引发小规模军事冲突。野心勃勃的噶尔丹正好有了借口,与清政府进入了以战为主的痛苦历程。其实细究原因,一切的根本在于噶尔丹想一统蒙古的野心。

然而,噶尔丹与之对阵的是国强君伟的大清康熙帝。看点来了,康熙帝面对咄咄逼人的准噶尔铁骑,将原来的防御政策做了一系列调整和准备,包括外交,军事部署等等。

于是乌兰布统之战不可避免的暴发了。

从经棚镇,去乌兰布统古战场,会经过美丽的桦木沟,一路美景宜人。早就听说过桦木沟的美名,心向往之。无奈总是时间做对,不能成行。极目望去,青山与草原连成一体,界限模糊不清。初秋的草原已经透出萧瑟的身影,两旁树木叶子已经开始泛黄,有微风吹过,间或的会有一两片飘落下来,虽不是洋洋洒洒的一地落叶,可是一叶知秋的冷已经显现。我身上已经加了一件毛衣,人在车上,但还是感觉到了塞外秋的微凉。

一路过去,很远的车程,但两旁的美景足以消除旅程的单调与疲惫。

乌兰布统蒙语:意为红色的坛子。红褐色的乌兰布统烽,在草甸子远处兀自独立,像一位智者在沉思过往。清澈的乌兰公河,如勇士镶银的佩带,绕山而过。乌兰布统古战场就在这里了!

康熙十七年,噶尔丹已经控制了天山南北,狂妄的叫嚣夺取黄河作马槽,觊觎大清江山的野心已经昭然若揭。

康熙二十九年五月,噶尔丹在沙俄的怂恿下,进入乌珠穆沁,欲直驱克什克腾旗的乌兰布统。康熙帝感到局势严峻,一面警告沙俄不要干涉清朝内政,一面准备御驾亲征,拉开了乌兰布统之战的大幕。

康熙命皇兄和硕亲王福全为抚远大将军,皇长子胤褆为副将,率兵3万为左路军,出古北口;命皇弟和硕恭亲王常宁为安北大将军,出喜峰口,率兵2万为右路军。命大臣佟国纲、佟国维,明珠,阿密达等随军听令。康熙这边调兵遣将,噶尔丹方面也是蓄势待发,磨刀霍霍。

七月初,康熙帝出古北口御驾亲征。无奈,行军途中患了疟疾,在大臣们恳请下,康熙帝回朝养病。

二十七日,福全在吐力根河安营扎寨,营盘四十座,连营六十里,首尾联络,巍巍壮观。噶尔丹亲率劲骑2万余名,尾随常宁深入到乌兰布统,在山脚下安营,布下驼城,指挥大帐设在乌兰布统峰顶。

驼城,就是将数千峰骆驼缚足卧地,背上加箱垛,上边蒙上湿毡,环形排列,形成临时城池,摆开阵势,誓与清军决战到底。

估计如果放到现在,动物保护协会会把噶尔丹送上审判庭,让动物充当战争的堡垒,是多么的血腥与残酷。

噶尔丹的架势已经拉开,然尔康熙调集的各路援军还没到齐,他命福全假装与噶尔丹谈判,来拖延时间。然而噶尔丹很快发现了清军的企图,一面备战一面应付。

几百年前八月的乌兰布统,紧张对垒的两军剑拔弩张。紧张气息笼罩着乌兰布统的天空,草原萧煞的气氛另人窒息,连蛙鸣似乎都停止了。夜色暗淡下来,噶尔丹身披战袍走出帐外,眉头紧锁,望向峰下的清朝联营。此时清军大营灯火通明,他部署的驼城静悄悄的笼罩在一片暗夜中

然而对手实在太过强大,他又被沙俄利用,成为清政府与俄国讨价还价的筹码。但是他到最后宁可玉碎,不求瓦全,凭这一点,他终将成为一个悲情人物。有人说,女人天生有英雄情结,也许是吧,总之敢作敢为的嘎尔丹,我喜欢!相信天下好多女人都会喜欢吧!

乌兰布统之战后,清庭多次劝降噶尔丹,但是他都致死不降,1697年,一代枭雄噶尔丹病逝于科布多。

相传,康熙皇帝正在黄河大堤视察,当噶尔丹病死的消息传来时,他双膝跪地,叩拜上苍,清朝终于获得征服蒙古最后一个部族的初步胜利。

我的手机不停的有短信传来,打开看时,发现是河北省移动公司推送的旅游广告。其实从乌兰布统古战场一直往南,便是河北省境内的木兰围场了,本来乌兰布统就是木兰围场的一部分。

如今,历史已经化做云烟,于缥缈间成为过往。此时美丽的乌兰布统已经成为著名的影视拍摄基地,众多大腕名星来此拍片。乌兰布统跟随艺术家们的作品,驰名中外!

当人们娓娓道来,诉说那段历史,撕开那道疤痕时,你会看到中华民族大融合的艰辛历程。你会感到,原来那道疤是个美丽存在!

本文由新萄京娱乐场手机版发布于澳门新葡亰网址p815,转载请注明出处:是17世纪厄鲁特蒙古准噶尔部首领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